存量集中清退下的PPP样本: 遂昌明星项目“变脸”困惑

阅读: 38 发表于 2018-10-15 10:55

 

存量集中清退下的PPP样本: 遂昌明星项目“变脸”困惑

2018-10-15 08:22来源:全景网开发/公司/PPP

原标题:存量集中清退下的PPP样本: 遂昌明星项目“变脸”困惑

  本报记者 朱艺艺 浙江遂昌、上海报道

时隔3个月,遂昌电商小镇仍处于一片荒芜中。

9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上江竹炭园区看到,规划面积约2.94平方公里的遂昌县农村电商创业小镇(以下简称“电商小镇”),大门敞开,看不到一个工人的身影,路边的钢筋已经生锈,原本11月完成的大楼主体结构,仍是一片黄土。

这样的场景,与今年6月记者第一次走访看到的景象几乎无异。

该项目曾在2016年入选了财政部第四批PPP示范项目。

随着2017年底财政部92号文的出台,大量“上马”的PPP存量项目正被集中清退。遂昌县农村电商创业小镇仅是该背景下的一例缩影。

大岳大数据统计显示,今年1月1日至8月31日期间,财政部PPP平台累计退库5729个项目,腾挪出5.68万亿空间。

据遂昌县经济商务局人士透露,上述项目从今年6月14日停工至今。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这一明星PPP项目“烂尾”?

商业纠纷使然?

“金诚未按时支付工程进度款”,9月5日下午,中钜集团遂昌项目负责人宋国栋这样解释项目进展迟缓的原因。

其指出,“按照双方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款每两月按工程进度的7%支付,但是现在整个项目我们只拿到1300多万元,其中工程款220万元,还是在遂昌劳动执法大队的处理下才拿到的”。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7年4月下旬,作为项目施工方(承包人)中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钜集团”)开始进场施工,不过,2017年11月以来,其与项目建设方(发包人)金诚方面陷入了一场关于工程款的拉锯战。

金诚集团亦有所回应。

在8月20日金诚集团向中钜集团出具的一份告知函中,其认为“中钜集团无视合同约定,在各方核对预算造价未完之前,无理要求公司支付工程款,已支付的工程款现已超出实际完成的工程量”。

此外,其还指责,中钜建设的“项目经理及五大员到岗率低,项目经理擅自离开项目地长达1个月”,以及“在滨水景观工程上,中钜建设无故停工导致工期严重延误4个月之久”。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告知函还抄送了“遂昌县人民政府、遂昌县经济商务局、浙江盛康工程管理有限公司”。

中钜集团对此反响不同。

中钜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反馈,2017年12月27日,中钜集团将滨水景观工程施工图预算初稿(约2292万元)发给金诚方面,未获得对方同意;2018年4月12日,遂昌县经济商务局发出滨水景观工程施工图预算定稿(1697万元),金诚仍然不予同意。2018年5月8日,中钜集团将小镇客厅工程施工图预算初稿(8813万元)发给金诚,仍然未果。

上述项目负责人宋国栋还向记者展示了滨水景观工程施工过程中,先后四次要求金诚支付工程进度款的过程:2017年11月24日,申报工程款295万元;2018年2月1日,申报工程款850万元;2018年4月5日,申报工程款915万元;2018年7月31日,申报工程款1054万元。其称,金诚方面拒收所有报告、函件、工作联系单并没有任何回复。

直到2018年2月8日,中钜集团履行滨水景观、小镇客厅工程款商业保函手续之后,2月9日,金诚集团支付了滨水景观工程预付款237万元,小镇客厅预付款450万元,加上4月9日支付的小镇客厅预付款685万元,中钜集团合计收到1372万元。

目前,显然无法对于这项“商业纠纷”做出评判,不过现实情况是,曾经的明星PPP项目正因为这一纠纷“停摆”。甚至对于是否“停摆”双方仍各执一词。

就在10月9日,中钜集团人士仍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一项目仍然停工中。 对此,金诚集团官方人士回应,项目还在推进中,具体情形将咨询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的工作人员,但截至发稿并无回应。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遂昌县商务局相关人士求证,其称,对于双方的矛盾不便评价,建议记者多方求证了解。

“但是,这是省重点项目,政府这边的态度还是很明确,要继续做下去的,我们也会尽量协调项目公司和总包单位之间的矛盾,如果协调成功的话,这个项目马上就会复工。” 遂昌县商务局相关人士强调。

明星项目“停摆”

曾经的明星项目显然已经处于“商业纠纷”状态,与两年前启动时已经大相径庭。

2016年12月21日,遂昌电商小镇成立了项目公司——遂昌金泽电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9000万元。其中,政府方浙江遂昌东城建设责任有限公司出资900万元,持股10%,社会资本方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新余观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出资7200万元、900万元,持股80%和10%。

而金诚新城镇投资和新余观复背后均为“港股唯一一只特色小镇概念股”金诚控股(01462.HZ)的关联公司,上市公司的母公司为金诚集团,这一背景在彼时也是该项目的“信用加持”。

在中钜集团的表述中,“2018年7月5日起,金诚电商创业小镇智慧园工程现场管理人员陆续离开”,到了7月18日“已无任何现场管理人员”。

而记者9月5日在项目公司看到,仅有两位员工在岗,但其拒绝透露职务身份。

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在此之前,这是一个被多方追捧的明星PPP项目。

根据规划,遂昌电商小镇智慧园包括电商总部大楼、小镇客厅、农村电商研究院、文创中心以及风情街、滨河步行商业街等配套设施,一期总投资约4.46亿元,其中建安工程预估造价3.5亿元,工程建设其他费用3284万元,建设期利息3537万元。

该PPP项目为3年建设期,10年运营期,建设期为2017年5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

当时,这一项目被描述为“农村互联网+生态+金融+旅游”的“农村电商硅谷”, “遂昌的网店店主们可以在这里创业孵化,创新研发、交流学习。智慧园将会配备完善的仓储物流设施,以及各项配套服务,最终形成一个闭环的产业链结构。”

另外,在资金募集端,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金诚发售过“遂昌电商小镇发展私募基金1号”( 基金编号:SS6859)和2号(基金编号:SW6201)产品,其中,1号成立时间为2017年6月23日,类型为其他私募投资基金,基金管理人为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托管人为光大银行,2号成立时间为2017年6月26日,无法知晓募资规模,而两只产品的状态均为“正在运作”。

事实上,与对外宣传2016年底就举行开工典礼不同,电商小镇项目在2017年5月才正式签订PPP合同,而如今,项目陷入停滞。

“热点项目”猜想

实际上,遂昌电商小镇项目推进不前,仅仅是目前投融资纠纷的一个缩影。

江西余江县雕刻创意文化小镇,原为财政部第三批示范项目,对外称总投资40亿元,不过,其因“尚未落地”在2018年4月被调出示范项目名单,今年 7月在PPP项目清理中又被清退出库。

湖南省怀化市麻阳苗族自治县长寿谷养老养生文化旅游项目亦存在类似问题。

根据大岳大数据观察,今年前8月,半数省份退库数量超过100个,新疆、内蒙、河南退库数量排名前三,均超过了600个,占退库总数量的38%;从规模来看,新疆、河南、内蒙古、云南、贵州、湖南退库规模均超过3500亿,六个省份占退库总规模的54%。

“像这样实际资金用途不明确的项目不在少数,在如今经济下行的阶段,如果一旦企业资金无法衔接,就有延期的风险”,10月9日,上海一家信托公司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

10月8日,金诚集团旗下私募机构金诚财富通过官微发布说明, “基金产品的部分资金需求方现金流较为紧张,导致部分基金产品出现了暂停开放、延期兑付等情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金诚集团一位人士了解到,10月9日,金诚集团高管与部分投资人进行了沟通,对目前金诚集团已经初步估算债务情况进行了说明,另一位投资者也证实从金诚销售负责人了解到相关的情况。

更具体的信息尚未得到金诚集团官方确认。

上述人士称,在政府及监管部门的审核监督下,本周,已经有2家会计师事务所对金诚集团入场审计。

不过,金诚集团正在采取多方面措施回流现金。

一、对于基础设施建设类PPP项目,引入合作伙伴共同完成后续施工,在项目达到合同约定的回款节点工程量后,再由各地方政府根据PPP协议约定进行回购;二、对于在PPP项目中形成的各类商业、物业等经营性资产,也考虑引入合作伙伴合作开发运营;三、处置公司所属的部分土地、酒店、物业等自有资产;四、引入战略投资人向集团注资入股;五、通过集团层面定增、发行债券等。

此外,金诚集团还将初步选取徐州新沂、湖州吴兴、金华磐安、江苏宿迁四个项目的政府回款,分步骤兑付部分产品。

(编辑:李新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1793654804@qq.com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