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艳 王芳】 美国会陷入围城之困么?

阅读: 93 发表于 2018-07-01 17:42

 

【东艳 王芳】 美国会陷入围城之困么?

2018-06-29 22:26来源: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特朗普/关税/公司

原标题:【东艳 王芳】 美国会陷入围城之困么?

那个破坏国际经贸规则,任意扰乱国际贸易秩序的美国政府,同时也在违背自己口口声声捍卫的市场竞争规则,妄图随意控制企业的生产决策,一方面以国家安全等理由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国的投资,另一方面阻挠本国企业生产的国际化。美国政府还在忙着筑墙,在有形的边界之墙和无形的贸易投资壁垒之墙笼罩下,美国或将陷入围城之困。

正当特朗普一边高举关税大棒和投资限制威胁措施对其他经济伙伴国施加打击,一边得意洋洋的炫耀其在促进“制造业回流”,提升制造业就业的成果时,美国哈雷戴维森(Harley-Davidson)公司6月25日(本周一)发布的准备将部分摩托车生产转移至海外的声明给了特朗普重重一击。特朗普在周二连发多条推特对此进行“谴责”和“解释”,声称永远不允许该公司在国外设厂,批评该公司是第一个举白旗投降的美国公司。周三,特朗普还意犹未尽,继续发推特要求哈雷戴维森公司100%的产品都在美国生产。哈雷戴维森事件具有标志意义,作为世界顶级休闲摩托车品牌制造商,哈雷戴维森公司的海外市场需求大约占其总需求的40%,这些海外需求大部分靠在美国本土生产后通过出口来满足,该公司一直被认为是美国制造业的“王冠明珠”,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曾公开称赞其“美国制造”行为。哈雷戴维森公司的声明意味着特朗普保护美国制造业的贸易政策可能会适得其反,迫使美国部分制造业向海外转移,此举无疑是对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单边贸易政策的挑战。

哈雷戴维森公司在全球的制造工厂主要分布于美国宾州约克市、威斯康星州的密尔沃基和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市,以及巴西的玛瑙斯(Manaus)市和印度的巴瓦尔(Bawal)。1998年,哈雷戴维森公司的第一家海外工厂在巴西成立,其目的是为了绕开巴西较高的摩托车关税,并利用巴西自由经济区来供应南半球市场的需求。2011年,为了避免100%的摩托车关税并增加其在印度市场占有率,该公司在印度设立了组装厂。按照经典的投资理论,哈雷戴维森公司两度在国外设厂,均属于跳过关税型投资(tariff-jumping investment),通过向需求市场直接投资来替代贸易,规避需求国较高的贸易保护水平,来打开其市场。哈雷戴维森公司在巴西的设厂,还具有出口平台型投资的特点(export-platform investment),直接投资生产的产品面向第三国销售,这些在巴西生产的摩托车不仅在巴西市场出售,还就近供应一些南半球国家。

哈雷戴维森公司的在国外投资设厂的经验使其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反应更加敏感。2017年,特朗普宣布退出TPP,这在一定程度上切断了美国企业利用更加自由往来条件接近其他亚太市场的机会。哈雷戴维森公司于2018年1月份关闭了位于美国堪萨斯市的工厂,并计划2018年底在泰国设立新的工厂,以应对近年来美国摩托车需求市场萎缩的情况,转向大力开拓不断扩张的亚太市场。哈雷戴维森公司在泰国设厂期望达到的效果类似于在巴西设厂,一方面可以绕开摩托车60%关税,另一方面,又可以借助泰国与亚洲国家间签订多项自由贸易协定来拓展其在亚洲市场的销售份额。

哈雷戴维森公司将工厂从美国转向海外,这个决策很有意思。以往几次对外投资,该公司规避的关税都是需求市场自身的较高的关税,而这次保护性关税的始作俑者反而是哈雷戴维森公司所在的美国。一方面,特朗普对钢铝加增关税的决定增加了哈雷戴维森公司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关税政策通过对手的反制措施又反弹至哈雷戴维森公司这样的美国公司身上。特朗普提到他本意是希望让欧盟等国家降低相应产品的关税,为哈雷戴维森公司这样的公司提高出口铺路,不过,特朗普的高压政策招致了其他国家的对等反击。美国提出对欧盟进口钢铝产品加征25%关税后,欧盟提出了对自美国进口的包括摩托车在内的等价值约3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相同关税。对于哈雷戴维森公司来说,这意味着其出口到欧盟的摩托车关税将从6%升至31%,即单辆关税成本将增加约2200美元,欧盟所加征的关税将导致其未来一年的关税成本接近1亿美元,相当于该公司年利润的15%。

特朗普自鸣得意的贸易政策在哈雷戴维森公司那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效果,其中一个原因是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过于关注美国在生产方面的优势,而忽视了海外需求市场的力量。哈雷戴维森公司的每一次决策调整,都受到了需求市场的驱动,具有市场寻求型投资的特点。高端摩托车是个性化的产品,不少国家都设定了较高的进口关税政策。2017年该公司的总销售量为24万辆,其中美国市场份额占61.0%,欧洲市场占16.4%,亚太市场占12.5%,拉美市场占3.9%,其他市场占6.3%。根据哈雷戴维森公司网站上公布的最新财报,2018年第一季度,该公司在美国市场的摩托车零售数量同比下降了12%,而在海外市场的零售数量同比增长了0.2%。在美国的海外市场大部分靠出口供应的情况下,美国通过贸易保护来激怒美国产品的需求国来提高进口关税,追求利益优先的企业将会更加被市场的力量吸引而去。

在哈雷戴维森公司意欲“逃离”美国的事件中,我们发现,那个破坏国际经贸规则,任意扰乱国际贸易秩序的美国政府,同时也在违背自己口口声声捍卫的市场竞争规则,妄图随意控制企业的生产决策,一方面以国家安全等理由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国的投资,另一方面阻挠本国企业生产的国际化。美国政府还在忙着筑墙,在有形的边界之墙和无形的贸易投资壁垒之墙笼罩下,美国或将陷入围城之困。

东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王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本文首发于“社科国贸”微信公众号2018年6月28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1793654804@qq.com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